胡律师:13306647218

法庭认罪怎么说?听听值班律师怎么说

时间:2021-07-09 15:15:40

关于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听听值班律师怎么说

值班律师是重要的参与者、推动者和证人,在办理认罪认罚从宽案件中发挥着不可或缺的作用。仅去年一年,值班律师办理法律援助案件近40万件,参与认罪认罚案件近34万件。

值班律师对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有着深刻的体会和独到的见解。近日,记者专访了三位在京值班律师,听取他们对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意见和建议。

值班律师发挥作用的关键环节

值班律师、北京济和律师事务所律师张丹刚刚处理了一起认罪认罚案件。北京某企业管理中心业务员陈晓辉(化名)于今年7月26日被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刑事拘留,8月27日取保候审,9月15日移送朝阳区检察院审查起诉。

经检察院审查,2017年至2018年期间,陈晓辉伙同郭某、周某(均已被起诉)以北京某企业管理中心名义向不特定公众公示投资基金项目,并承诺还本付息,与多名投资人签订《借款协议》、《居间服务协议》非法集资。陈晓辉作为销售业务员,参与非法集资300多万元。被拘留时,陈晓辉刚刚结束一年的母乳喂养。到案后,陈晓辉的亲属代其偿还了工作期间的全部非法所得,也弥补了投资人的部分损失。

张丹向陈晓辉详细介绍了自己涉嫌的犯罪以及认罪认罚从宽制度。鉴于陈晓辉系从犯,自愿偿还全部违法所得,认罪认罚,朝阳区检察院认为其犯罪情节轻微,依法决定不起诉。

“我认罪!我当时不懂法律,但现在我知道我犯了这么严重的错误。孩子还很小,给我认罪认罚的机会,我很感激。”在张丹的见证下,陈晓辉当场在认罪认罚书上签字,谈起这期间的经历时流下了眼泪。

关于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听听值班律师怎么说

承办检察官应当在值班律师的《值班登记簿》上签字

“审查起诉阶段是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关键阶段,也是值班律师发挥实质性作用的关键环节。”张丹说。在认罪认罚从宽的情况下,值班律师不仅是证人,而且在犯罪嫌疑人签署宣誓书时也在场。根据《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和实践,值班律师的职责是提供法律援助。

为切实提高值班律师在认罪认罚案件中的参与度,2019年,最高法、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司法部联合制定发布《关于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指导意见》,近期又联合发布《法律援助值班律师工作办法》。对值班律师法律援助的职责内容进行了进一步细化,包括告知认罪认罚的性质和法律后果,说明从宽从重处罚的情节和认罪认罚的从宽范围。

最高人民检察院第一检察院办公室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在立法、司法解释、规范性文件等方面,建立了认罪认罚案件值班律师实质性参与机制。

“忏悔和惩罚是一脉相承的。在故意伤害案件中,诉讼程序可能需要七八个月才能完成。如果有认罪认罚的条件,可能会减少拘留的可能性,有助于保护嫌疑人自身的权益。”值班律师、北京市安理律师事务所律师肖莹说,从辩护人的角度来看,这也是一种有效的辩护,这对律师办案非常有利。

确定刑量刑建议

更有利于开展认罪认罚工作

陈晓辉案是犯罪嫌疑人认罪认罚的案件,但实践中有很多情况需要检察官提出量刑建议。办理此案的律师张丹告诉记者,案件比较简单,当场告知嫌疑人不能起诉。然而,当案件不确定时,犯罪嫌疑人一般希望有一个cl

哪种量刑建议更有利于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适用?采访中,值班的三位律师一致认为,检察官提出的量刑建议更有利于被告人认罪认罚、律师协商认罪认罚、法院诉讼、法院判决提高效率。

“当然,我们希望检察院提出定刑量刑的建议,这样必然对说服被告人认罪有更好的效果。”值班律师、北京市浩天信和律师事务所律师武维宇说,如果没有决定处罚的建议,就没有协商的基础。在相同事实不变的情况下,如果量刑发生变化,如何说服被告人?如何体现认罪认罚声明的效力?这也是司法公信力的问题。

对于如何理解定刑量刑建议的“确认”,吴认为没有必要具体到日期。他介绍,以北京市朝阳区为例,轻罪案件一般可以定判。此外,朝阳区检察院的金融犯罪案件占比较大。随着案件的进展,新的情况随时出现。在实践中,有嫌疑人在起诉前一天返还所有非法所得的案件。因此,必须客观、准确地对待。办理此类复杂疑难案件,要分清情况,以量刑建议的确定原则和幅度量刑的例外原则工作。

三位值班律师还表示,定刑量刑建议既满足了被告人的期待,也有助于充分发挥刑罚的教育矫治作用,鼓励更多行为人认罪服法,提高司法结果的接受度和认可度,减少上诉。

保障认罪认罚的自愿性和

值班律师权利

在司法实践中,是否会有部分犯罪嫌疑人因为对认罪认罚从宽制度认识不足,没有充分理解这一制度的意义和价值而被迫认罪?这也是很多值班律师关心的问题。

“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是犯罪嫌疑人的权利,也是检察机关的责任。自愿是认罪认罚制度的核心。能否得到充分保障,关系到这个制度能否更好地实现。”小莹说。

记者在朝阳区检察院接待大厅看到,一个大屏幕正在铺开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宣传片。为了保障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自愿认罪认罚,检察机关也做了很多努力。

今年5月,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人民检察院办理认罪认罚案件监督管理办法》号文,进一步细化量刑咨询流程,对量刑建议提出明确要求,要求检察院对量刑问题与辩护方的沟通协商过程制作笔录并附卷,确保口供贯穿全过程。意愿、真实性和合法性;要求检察官充分听取律师意见,对被告人和辩护人的意见进行充分论证和说理,说明认罪前后量刑建议的差异,使量刑成为控辩双方充分协商的过程。

检察机关在办理认罪认罚从宽案件中,承担了认罪教育、量刑咨询、签署宣誓书等重要职责。那么,在检察环节如何保障律师依法执业的权利呢?

“一般情况下,我们看到嫌疑人都知道案件的情况,而了解案件的时间比较短。有些复杂的案件可能需要和检察官沟通。”张丹告诉记者。吴、还指出,目前还存在资源比例不协调、沟通时空条件不足等问题,希望与检察机关的沟通过程更加透明、安全。

据记者采访,从宽处理制度实施以来,检察机关严格执行法律规定,努力提供咕

当然,每一个新系统都是在发展中完善的。采访结束,三位值班律师一致表态,要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要做到公正宽容,凝聚各方智慧,合力推进执行。作为一名值班律师,我们应该加大对认罪认罚从宽的投入,全力以赴推动这一制度更好的发展。(检察日报作者:阎晶晶图片:赵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