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律师:13306647218

酒驾法庭怎么判,男子赴宴后酒驾身亡

时间:2021-07-28 07:21:10

餐桌上总是少不了酒,同学会、毕业、庆祝会、小聚会……人们喝酒是大头。 巷子里的餐厅和酒吧也方便了聚餐和喝酒,这次的《民法典》专栏非常关注喝酒带来的法律责任。

活动

男子带他去参加宴会后,在酒后驾车途中失去家人,起诉了同桌的酒友

2020年8月傍晚,林先生开车带着9岁的儿子来到朋友王老师家,应邀在那家吃饭。 同桌吃饭的还有王老师的姐夫等其他两个人。 吃饭的时候,林先生喝白酒,王老师喝啤酒,其他两个人不喝酒。

当天21时,醉酒的林先生载着儿子开车,行驶至108国道1222公里200米,车子驶离道路,撞到道路右侧路灯,导致林先生当场死亡,发生车辆受损的交通事故。 幸运的是,儿子没有大的障碍。

经东城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林某心血取样检出乙醇,含量为227.8mg/100ml。 2020年9月,东城市公安局警察支队颁发《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当事人林氏持有的机动车驾驶证违法分数达到12分仍酒后驾驶,在规定期限内驾驶未进行安全技术检查的机动车行驶至事故发生地点,行驶中,因操作失误造成交通事故。 其行为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相关规定,与交通事故的发生有因果关系。 死者林某对事故负全部责任。

林先生的家人被法院起诉,家人说林先生从国外旅行回来,约定当天18点开车带儿子回家吃饭,经过王老师家时被叫住了。 王老师挽留林先生吃饭喝酒,但出去旅行了好几天没回家。 林先生不喝酒,说想回家吃饭,王老师多次挽留,但林先生情难自禁,只好下车带儿子在家吃饭喝酒。 吃完饭,林先生想回家,但王老师们知道林先生要开车,但没有彻底停止,没有马上通知妻子,而是在林先生喝醉的状态下开车,最终林先生死于交通事故。

法院审理后认为:

林氏作为完全的民事行为能力人,酒后驾驶汽车有被行政处罚的前科,不悔改,明知相关法律、法规禁止酒后驾驶,但由于酒后驾驶汽车在道路上行驶有很大过失,因此林氏

王老师作为餐饮店的组织者和饮料提供者,和林先生一起喝酒后,知道林先生要开车离开,制止了林先生酒后驾驶,但没有贯彻落实,结果发生了交通事故,导致林先生死亡。 其共同饮酒行为与林先生的死亡有因果关系。 因此,王老师对此有过错,必须承担赔偿责任。

被害人对损害的发生有过错的,可以根据减轻被害人责任的处理原则,综合导致损害结果发生的各因素和过错程度,确定王老师对林某醉酒驾驶致死负10%的赔偿责任。 另外,其他2人同桌吃饭的人,没有劝酒或饮酒的行为,不承担赔偿责任。

在法院的最终判决中,王老师负10%的赔偿责任,扣除先付的50000元。

现象

劝酒的文化和酒风经常引起这样的纠纷

据北京市信利(石家庄)律师事务所王出港律师介绍,“酒文化”是一个古老而新鲜的话题,中国自古就有“敬酒不吃罚酒”“无酒不坐”的说法,酒桌文化根深蒂固。 酒桌文化的核心部分是劝酒。 在酒桌上,如果不互相喝两杯,似乎就无法表达深厚的感情,但劝酒引起的不仅仅是喝酒,还会产生法律上的问题。 如上述案例所示,饮酒局后,组织者和参加者是否采取了保障饮酒者人身安全的必要措施? 饮酒者饮酒造成的人身、财产损失由谁承担?

王出港律师表示,《民法典》对这类问题有具体规定。

解析

劝酒者应当承担与其过错程度相当的侵权责任

在劝酒责任方面,王出港律师表示,如果被害人因劝酒行为而遭受人身财产损害,劝酒人应当承担与其过错程度相当的侵权责任。

《民法典》第一千一百六十五条第一款规定:“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造成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也就是说,同桌的酒友因劝酒行为受到危害的,劝酒者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同桌的酒友有义务把醉汉安全地送到家人身边

针对同桌酒友的义务问题,王出港律师介绍说,通过共同饮酒的行为,同桌酒友被赋予了安全送醉在家人监护下的临时法律义务。 实践中曾将醉汉送到小区门口、道口等地,但这些情况都不能完全免除同桌酒友的责任。

其实,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把醉汉送到近亲身边,得到适当的照顾。 这样,就可以完全免除同桌酒友的责任。

一般参加酒席不劝酒者不承担责任

关于酒席的其他参加者,王启航律师介绍了《民法典》第一千七百七十六条》。 “自愿参加有一定风险的文体活动,并因其他参加者的行为而受到损害的,被害人不得要求其他参加者承担侵权责任。 但是,其他参加者对损害的发生有故意或者重大过失的除外。 活动组织者的责任适用本法第一千一百九十八条至第一千二百一一条的规定。 ”饮酒作为一种有一定风险的活动,如果其他参加者对损害的发生没有故意或者重大过失,受害者就不能向其他参加者要求赔偿。

提醒

去宴会喝酒在以下情况下可能会负责

王启航律师说,人们去宴会喝酒,所以有必要避免以下行为。

劝酒是指用“感情深、感情浅舔”“能喝白酒、喝啤酒的同志必须调职”等语言刺激对方,或者在对方喝醉没有自制力的情况下劝酒的行为。

一边了解对方的身体状况一边劝酒诱发疾病等,一边知道因为对方的身体状况不能喝酒一边劝酒;

没有将酩酊者安全地护送到目的地。 例如,饮酒者已经失去自控能力,或即将失去自控能力,神志不清,不能支配自己行为时,同桌的酒友没有将其送到医院或安全送到家人身边;

未停止酒后驾驶造成交通事故等损害的。

王出港律师说,劝酒要适度。 请注意,在这里,不是“以酒论英雄”,而是过度劝酒可能会承担法律责任。 “《民法典》的公布实施,开创了公民权利保护的新时代,保障了人民的权益。 虽然会晤是一种交流手段,但实际上频繁出现酗酒致死的家属起诉同桌饮酒者要求赔偿损失的新闻。 如果有《民法典》关于“对有一定风险的活动参与者的责任负担”的规定,相信可以起到警示作用,酒后相互照顾,将酗酒者带到家人身边,创造文明友好的酒桌文化。 ”

资料来源/燕赵都市报

燕都融媒体记者蔡艳荣

魏鹏霖

来源:燕赵都市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