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律师:13306647218

骂人法庭怎么办,王立华:忍无可忍的法庭斗争与反击(二)

时间:2021-07-31 17:27:10

王立华:忍无可忍的法庭斗争与反击(二)

【编者按】今年,是举世瞩目的捍卫“狼牙山五壮士”名誉案胜利5周年。此案前后延续两年多,受到国内外的广泛关注,且有众多党员群众和各界仁人志士积极参与。2016年8月15日胜诉后,被最高人民法院认定为第99号指导案例,并直接促成全国人大 《中华人民共和国英雄烈士保护法》 立法。从此,有谁胆敢再歪曲、丑化、亵渎、诽谤、侮辱国家英烈,包括有关职能部门和工作人员对此类事件玩忽职守,都将依法面对行政、民法和刑法的严肃处置,这就使猖獗一时的历史虚无主义政治逆流受到遏制。当年的斗争一波三折,但在党和人民的坚定支持下,终于取得了胜利!为纪念这个可以载入史册的标志性大案,为感谢那些在斗争交锋时刻为党和国家主持正义和坚守真理的人们,也为配合党史学习教育、把历史虚无主义的罪恶嘴脸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我们推出此案法庭代理人之一、昆仑策研究院副院长兼秘书长王立华同志的纪实文章: 《忍无可忍的法庭斗争与反击——亲历捍卫“狼牙山五壮士”名誉权斗争回顾》 。因全文篇幅较长,拟分六篇发布,已发首篇(见【相关阅读】),此为第二篇,以飨读者。

忍无可忍的法庭斗争与反击

——亲历捍卫“狼牙山五壮士”名誉权斗争回顾(二)。

王立华

六、强烈社会反响

郭松民案法庭审理结束后,我们整理出了有关法庭审理的新闻稿。 梅新育事件也马上发了简讯。 因为这是全社会关心的事情。

在如此重大的政治法律新闻上,国内没有任何新闻机构感兴趣地刊登。 相关人员可能真的认为这是无关紧要的事,或者认为这是不可以冒犯的事。 反而西方国家的一些新闻机构非常献身敏感,他们的立场鲜明地站在洪振快一边,大肆宣传歪曲事实的舆论。 既然这些来自所谓法治国家的新闻机构完全不怕干预司法,热衷于与中国的司法活动,为什么不学习呢?

幸运的是有了网络媒体,提供了人民舆论的平台。 这个平台充满了乌黑的气息,虽然经常对爱国维护党的红色力量唱反调,但大家的发言总是停不下来,发言人非常多,别有用心的势力不能完全控制舆论,人心所向才能成为某种程度上的社会力量

法庭斗争一开始,一场声势浩大的舆论斗争就开始了。 给郭松民打电话说,必须把舆论斗争作为最优先的事项,并告诉梅新育也必须高度重视。 这是一场法律舆论战争或舆论法律战争,是一场不容输掉的重大战斗,必须以各种形式展开舆论斗争。

我们不知道法庭会怎么判决,但我们必须斗争到底,必须尽一切努力争取胜利。 第一次法庭交锋结束后,我们只有这种方法才能有效助力,通过网络媒体等一切可能的途径,向党中央领导和尽可能多的党员群众,面对着那些反共右派势力有多嚣张,党和国家有多严重的威胁。

从5月12日开始,郭松民和梅新育法庭最后通过王立华在法庭的辩护发言、“狼牙山五壮士”事件经过的介绍和各界的反应和评论,并通过昆仑策研究院微信公众号、昆仑策网、红歌会网、察网、乌有之乡网刊等不断高密度刊登。

审判刚结束,刘宏泉就写了信。 他代表“狼牙山五壮士”后代和保定狼牙山红色文化研究会,给两位被告人梅新育、郭松民、辩护律师赵明和法庭代理人王立华这位勇敢维护“狼牙山五壮士”名誉权的同志写信。

王立华:忍无可忍的法庭斗争与反击(二)

王立华:忍无可忍的法庭斗争与反击(二)

【“昆仑策研究院”公众号发送的刘宏泉写给梅新育、郭松民、赵明、王立华的信的一部分截图】

信中说,正是在中国人民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的日子里,一些中国人为日本鬼子说事,作为新时期汉奸走狗,起到了帝国主义无法想起的作用。 造谣中伤八路军英雄,如果不是狗娘养的,是日本鬼子养的狗,但是廉耻的中国人,绝对不会说这种话!

他对中伤“狼牙山五壮士”为“土八路”特别愤慨。 他父亲刘福山说1935年参加陕北红三团,那是刘志丹、习仲勋领导的部队,红军改编后进军敌人后,开辟抗日根据地,1939年调到“狼牙山五壮士”所在的七连任连长。 这支英雄部队的前身是毛主席三湾改编时成立的红一团,他们是地地道道的八路军正规军。

看着他讲述的这段光荣历史,我明白了他为什么特别在意“土八路”这个词。 对方称这支部队为“土八路”。 不是对我们所理解的传统意义上的艰苦朴素的生活漠不关心,而是要贬低他们是散兵游勇,是某些土匪。 如果说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这支顶级王牌部队是土匪,那么人民军就没有土匪了。

刘宏泉的父亲在抗战时期没有离开狼牙山,是狼牙山地区210多次战斗的参与者和目击者,在战斗受伤后留在狼牙山下的农村生活中,生前反复讲述了当年的经历。

刘宏泉在叙述了其历史后说:“我们的父亲和许多先烈,该贡献的都贡献了,该牺牲的都牺牲了,但现在竟然都被拽出来鞭打。 几乎没有革命英雄能被他们羞辱。 而且很久没人管了。 谁也没在听! 任何电视台、电台、报纸都不能反驳和澄清。 据说政府教育部门根据那些失败者的意见,从教科书中删除了反映“狼牙山五壮士”事迹的文本。 梅新育、郭松民出来反驳批评,在共产党的法庭接受审判。 我们真的想哭。 不是像我们这样的先烈子孙,像先烈一样拿出生命来维护自己父亲的名誉权吗? 党和国家享有很多先烈建立江山政权的机构和领导人,为什么不问,漠不关心? 我们的父辈已经牺牲或去世了。 我们也到了古稀之年,打官司不够给力,经济实力也难以负担,所以没人管吧? 我们的父亲跟着共产党为人民流血牺牲了吗? 先烈和英雄的荣誉需要他们子孙的家人来保护吗? 这是一家人的事吗?

他在信中提出,把那些反动思潮和反动杂志反映在中央,引起了高层的重视。 用各种手段联系人大代表,让他们建议立法保护先烈和英雄,人大代表要代表人民的意见,不能熟视无睹。

刘宏泉的信表达了英烈子孙的愤怒,在网上